1. <span id="ddjxq"></span>

        <tbody id="ddjxq"><pre id="ddjxq"></pre></tbody>
      2. 上海律师咨询

        上海刑事辩护大律师评价顺手牵羊做核酸

          事情简介

          2022年3月19日,河北省河间市发布情况通报。通报称,近日,网上出现河间市卧佛堂镇常村巡逻队带走群众一只羊,声称去做核酸的视频,引发网民关注,河间市成立联合调查组对该事件及相关责任人进行调查处理。

          经查,3月14日,任丘市陈某某在本村与河间市卧佛堂镇交界处放羊时,被卧佛堂镇常村常海兵等9人组成的巡逻队发现并发生纠纷,巡逻队以“给羊做核酸”为名将一只羊带走。事后,陈某某向公安机关报警。经查,涉案人员驾驶仿冒警车,冒充派出所巡逻人员,侵害群众利益,性质极其恶劣。目前,公安机关已依法立案侦查,9名涉案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律师评价

          首先,有关人员的行为不应被评为欺诈罪。上海刑事辩护大律师通知显示,有关人员驾驶假冒警车,冒充警察局巡逻人员,一般认为刑法第二百七十九条规定的刑事责任是最合适的。首先,欺诈罪要求行为人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派出所作为基层公安机关派出机构,属于国家机关,但行为人冒充派出所巡逻人员属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可能有疑问。我们认为,刑法规定要素的解释需要从形式解释和实质性解释两个方面来把握,就形式解释而言,刑法规定要素的解释不能超过其语义范围,坚持刑法原则;就实质性解释而言,刑法规定要素的解释不能超出法律保护的范围,符合法律保护原则。

         

          虽然刑法中出现了许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表述,但并没有明确国家工作人员的范围。《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案件备案标准的规定》附件明确了渎职犯罪中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明确了在国家机关从事公务的人员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当然组成部分,并规定虽未纳入国家机关人员编制但在国家机关从事公务的人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职权时,视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这种情况下,行为人的假对象是派出所巡逻人员,派出所巡逻人员要么属于人民警察,要么属于未纳入正式编制但在国家机关从事公务的人员(其巡逻行为可视为代表国家机关行使职权)。因此,从刑法的语义范围来看,将派出所巡逻人员纳入犯罪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是没有问题的,也不会违反国家机关预见的可能性。同时,行为人冒充警察局巡逻人员,即使冒充不是公务员,对公众,也会将行为人冒充人员与国家机关的形象和权威直接相关,即冒充警察局巡逻人员(甚至非公务员)欺骗,也会损害公安机关的形象,也会侵犯罪要保护的法律利益。因此,本案涉及的行为人冒充警察局巡逻人员,属于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然而,仅仅伪造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并不构成欺诈罪。欺诈要求行为人以假冒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份炫耀,利用人们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信任,欺骗地位、荣誉、待遇等非法利益。在这种情况下,行为人获得的非法利益是陈某的一只羊,非法利益的获不是假派出所巡逻人员的结果,而是以羊核酸为名的羊带走的溢出行为。此外,虽然涉案人员编造的羊核酸在自然语境中属于欺骗行为,但刑法意义上的欺骗应该足以使普通公众或类型化的受害者陷入错误的理解。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羊核酸的荒谬原因不会使公众陷入错误的理解,客观上也不会使受害者陈陷入错误的理解(受害者陈在短视频中问:羊做什么核酸?”)。
         

          因此,本案涉案行为人只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招摇而不撞骗,涉案人员带走陈某某的羊,不是行为人撞骗的收入。因此,本案涉案人员的行为不应被认定为诈骗罪。基于同样的原因,涉案人员不构成诈骗罪。
         

          其次,是涉案有关人员是否构成非法生产、买卖警用装备罪,需要进一步调查。在驾驶假冒警车、冒充派出所巡逻人员的过程中,是否存在刑法第二百八十一条规定的非法生产、买卖警用装备罪,需要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取证。但在定性案件性质时,应注意以下问题:一是涉案人员驾驶的假冒警车,正常购买社会车辆后非法喷涂、改装的,因不属于本罪禁止的生产、销售,不得认定为本罪的构成要件;其次,涉案人员非法买卖、使用警灯、警笛等警用标志或者警用设备的,即使经当地区派出所领导同意或者默许,也不构成非法阻止的原因;最后,《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起诉标准的规定(一)》第三十五条规定了本罪的犯罪标准。虽有非法生产、销售警用设备的行为,但不符合上述犯罪门槛的,不能以犯罪论处。
         

          最后,涉案人员自由牵羊的行为,应当评价为寻衅滋事罪。从通知内容来看,9名涉案人员并非趁人不备夺走被害人的一只羊,也没有明显暴力使用物品,可能危及陈某的人身安全。因此,无论是根据传统刑法理论还是新的刑法理论,涉案人员都没有抢劫行为,不应构成抢劫罪。同时,根据通知内容,涉案行为人不应对通知的威胁或威胁进行恶害,因此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上海刑事辩护大律师认为,本案涉案人员无正当理由带走陈某某的一只羊,其实属于依靠强者、欺负弱者、强迫他人财产的行为,应当评价为寻衅滋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的规定,强迫公私财产达到1000元以上的,或者强迫老年人财产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即寻衅滋事的情节严重,可以追究寻衅滋事罪的刑事责任。本案中,陈某某年满60周岁的,依照《老年人权益保护法》第二条的规定,属于老年人,涉案人员强迫陈某某财产的行为,经舆论传播,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即使陈某不满60周岁,因带走的羊的价值也应达到1000元以上,这也符合寻衅滋事的起诉标准。
         

          综上所述,根据现有通知内容,我们认为涉案人员带走陈某某羊的行为,应当评价为强拿硬寻衅滋事罪;如果在驾驶假冒警车、冒充派出所巡逻人员的过程中有非法生产、买卖警用装备罪,由于本罪与上述寻衅滋事罪之间没有类型关系,应当同时处数罪并罚。

         


        上海刑事辩护大律师评价顺手牵羊做核酸http://www.jacobrands.com/xsd/2605.html?
        本文关键词:

        400-9969-211
        策法咨询
        电话
        咨询
        微信
        咨询
        色天使色妺姝在线视频_波多野结衣电影_潮喷绝顶大失禁av在线_九九亚洲综合精品自拍
          1. <span id="ddjxq"></span>

            <tbody id="ddjxq"><pre id="ddjxq"></pre></tbody>